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偏关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15:38:5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偏关白癜风医院,山东能不能治愈白癜风,天津治白癜风的仪器,和白癜风患者接触会传染上吗,山东如何治疗白癜风,临朐白癜风,可以治好白癜风好的中医

邓宗全在云南瑞丽口岸。

“爷爷,你要是再不回来,我就不认你了哈!”在成都的小孙子一声令下。在外骑行旅游了8个月的邓宗全连夜赶回了成都,陪孙子过六一儿童节。

一辆摩托车,捆着帐篷、高压锅,再带上大米、面条、盐、老干妈等生活物资,风尘仆仆的邓宗全近日再次返回成都时,依旧是这样的行头。刚完成8省区环行、从西藏回来的他,身着蓝色T恤,牛仔裤,脚蹬深蓝色运动鞋,肩背橘色双肩包,戴着老花眼镜,完全看不出他已经是一位明年就70岁的老人。

家住成都高新区的邓宗全家境富裕,却酷爱“苦行僧”般的独行侠生活。2012年,邓宗全带着简单的行囊,开始了人生第一次远程骑行。骑东南亚、全国环游……5年来他靠一辆摩托车,足迹遍布山山水水。面对家人的强烈反对,他依然即将一个人远行,目标是在70岁前完成欧亚大陆骑行。

“老顽童”梦想遇上家人的担心

邓宗全在骑行中。

最近这一趟,69岁的邓宗全是被小孙子“吼”回来的。最近这一趟,他一个人骑行了8个月,途经了湖南、湖北、广东、广西、海南、云南、西藏等8个省区,本来准备一路向西,六一节前接到小孙子电话连夜从川西高原骑回成都,加上不巧碰到摩托车驾驶证过期,不得不中途折回。

邓宗全的骑行时间跨度大,最少几个月。因此,几年来,他已经连着三个春节没在成都过了,2015年他在老挝,2016年在苏州,2017年则是骑到三亚。

“我叫老顽童,老婆拿我没办法,儿子也拿我没办法。但我就怕一个人,那就是我的小孙子,这次他电话里给我下最后通牒,我连夜从新都桥一口气骑回成都。”邓宗全一脸得意,透露一个小细节,强烈反对他骑行的儿子曾打“飞的”到曼谷堵截他,当时在泰国的他正好过生日,在成都的儿子见他语言不通、目的地半天也找不到,又气又急,索性抛开头工作飞到曼谷,陪他过了生日。生日过完,儿子执意要将摩托车送给酒店的保安,邓宗全跟儿子保证:你让我这次骑完嘛,骑摩托看世界是我年轻时候的梦想,骑完这趟我就好好生生地待在成都养老。看到父亲九头牛都拉不回来,儿子只得再次妥协,他知道老汉的保证只是缓兵之计。

果不其然,那次骑游回来之后,邓宗全假装什么都没说过,修整一阵子,继续踏上骑游之旅。但今年六一前,小孙子很想念他,打通他的电话希望能回来给他过六一,而当时已经是5月31日,还在新都桥的他竟连夜从新都桥骑回成都。

有钱却穷游 “就当是种修行”

邓宗全在骑行中。

邓宗全家住金融城,家境可谓十分的殷实。家里豪车有好几辆。令人费解的是,他始终坚持穷游,行头也比很多骑游族简陋很多。

“我还是想以最朴实的方式出去旅游,这样有利于社会和谐,开着豪车自驾游太高调了,不好。”邓宗全开玩笑说。在国内,邓宗全每到一处,基本上都住当地10块、20块一晚那种最便宜的宾馆。到了国外的话,邓宗全由于语言不通,找不到宾馆在哪里,一般都选择自己在外面搭帐篷。

邓宗全告诉记者,尤其是东南亚国家,睡街道反而安全,路上会有很多警察,不怕遇到黑心老板“敲棒棒儿”。在柬埔寨,当地的警察还邀请邓宗全去办公室一起休息,煮饭。虽然语言不通,但是这份感动,让邓宗全牢牢记在心里。

“朋友也劝我,在外还是住的好一点吃的好一点,但我自己就当是种修行。”几年前,刚从岗位退休下来的邓宗全,突然感觉身体不行,零部件不咋好使了。颈椎、腰椎都不好,还有三高,每天都只吃两顿饭。几年来他骑游在外,饿了就拿出高压锅煮点白饭或者面条,奢侈一点拌点老干妈辣酱,五年的“风餐露宿”,“住得撇,吃得撇,身体反而长好了”。“藏区那么高的海拔,我的高原反应比他们轻得多。比如在川西的理塘和新都桥,其他人一般只待一天,我住四五天都没问题。”

分享经历“路转粉” 不贪别人便宜

邓宗全虽然已经69岁,却和很多年轻人一样,喜欢一路拍照、刷朋友圈,最近一两年的朋友圈基本能看出他的轨迹,其中很多是和路人可爱的合照。

“旅途中,十个人有九个人刚开始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,我身上太脏了嘛,大家都不愿意接近。但是一旦听说我的经历,就觉得我很有意思,冲上来抱着我照相,一些女孩子也来抱着我,我多不好意思。”

这样的场景,邓宗全几乎在每个地方都会遇到。他现在每到一个地方,都把摩托车停得远远的,不再轻易跟别人提起他的骑行经历,“主要是故事太多,精力不够,半天都讲不完”。最近一次,他在新都桥住客栈,老板无意中了解他的经历后,觉得这老头不简单,坚持要免收房费,后来拗不过,老板收了20块钱一天的住宿费意思一下,还包了他一日三餐。

邓宗全实在不好意思,把从缅甸带回的咖啡等特产馈赠给老板。邓宗全说,出门在外,他喜欢认识朋友,但始终坚持一个原则,不占别人的便宜。骑行路上,像免单的客栈老板这样的新朋友,还经常给邓宗全发信息,关注着他的行程。

独行侠也孤独 经历重重艰险

邓宗全在四川甘孜州自拍。

目前,邓宗全把东南亚的国家基本上走完了,新换的里程表又走了9万公里了。8日在成都一次聚会上,他的一位骑友评价道:“旅程当中的孤独、辛酸、无助确实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到的,邓老爷子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独行侠。”

途中遇到的危险,邓宗全经历了不少,也常心有余悸。一次爬雪山,遇到狂风,人走路都走不稳,掉下去就没命了。邓宗全硬是把摩托车推了上去,又推了下来。

还有一次,邓宗全准备从新疆木垒县前往巴里坤。当时正值修路,邓宗全行驶的道路断道,周围没有人烟。来到一个三岔路口,地面上铺满了鹅卵石。分不清方向的邓宗全虽然身上揣着指南针,却分不清究竟往哪走。四处观望的时候,一个五寸大小的鹅卵石映入眼帘,上面写着“巴里坤”,并指明了方向。

邓宗全在旅途中吃荷叶饭。

邓宗全相信,冥冥之中,有人在指引着他,虽然不知道石头有没有被人移动过,他还是顺着石头指引的方向走了下去,最终达到了巴里坤。“因为有这种追求和爱好,可能很多时候安全都要往后放一步,不然没有这种继续前行的勇气。”

让他最为震惊的是骑行途中一位骑友的离世。本来准备当天出行的邓宗全,因为半路上遇到的骑友要处理点私事推迟了一天出行。第二天一大早出发,邓宗全和这位朋友一前一后地骑着。中途,邓宗全停车等了十几分钟,还不见朋友的人影,路过的一个摩托车司机看邓宗全摩托上插着一样的旗子,便告诉他:“你同行的朋友出事了。”邓宗全赶往现场的时候,朋友已经断气,死于脑淤血。在他看来,正是等着这位朋友,自己才可能躲过了死神。之后,邓宗全每到一个地方的庙子,都会跟这位朋友烧香祈福。

70岁的目标:骑行欧亚大陆

邓宗全与驴友合影。

骑行途中,邓宗全除了独自一人骑行,还有一个特点是从来不做行程规划,从不用路书,他觉得“骑摩托车自由得很,骑到哪里,看到哪里,这种感觉跟自驾游是完全不一样的”。

邓宗全解释,并不是自己特别喜欢独来独往,是没得办法,找不到同行的伴。年轻人要上班,要养家糊口,时间上和经济上都不允许,跟他年纪相仿有时间有条件的,一般都还是中规中矩的过着喝喝茶、打打麻将、抱抱孙子的生活。

他的出行,一趟最少几个月。身上习惯揣着三本大地图,一本交通地图,一本司机行车地图,一本分省地图。邓宗全告诉记者:“手机地图是很方便,但是不像纸质地图那样一目了然,而且路上经常遇到手机没电或者信号很差的情况。”

这次,邓宗全将在成都修整两个月,避开雨季的地质灾害多发期。雨季一过就要启程,这次的目标更大:从西藏出境到尼泊尔,再到印度,折返回国再从国内线骑到新疆,出发走欧亚大陆。

“我也不知道能骑多远,骑到不能骑了为止。摩托车的驾驶证驾驶年龄有规定,满了70岁我就不能骑了。我现在69,我要赶在一年内完成这趟行程,这是目前最大的愿望。”这趟完成了,他就老老实实留在成都,和儿孙呆在一起,享受天伦之乐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温宿白癜风医院